KOW

JOJO,FUJIFILM,漫画,猫,容易饿,摸鱼,抽烟喝酒烫头。
天刀,OW,WOW(A)剑三(A)
老累。早稻。中村明日美子。
椎名林檎
静岡伊東

恋尸症者——吉良吉影

烟月可知人事改:

非常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一本关于恋尸症的书(虽然恋尸症并不是那本书最主要的主题)。说到恋尸症,我首先想到的是两个角色,一个是出自《JOJO的奇妙冒险》的吉良吉影,另一个是《东京喰种 RE》的冴木空男。两者都非常喜爱收集尸块,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热爱人手及前小臂部分,而后者对除去了头部四肢的的躯干部分情有独钟。


从性格学的意义来说,恋尸症可以这样描述:它是对一切死的、腐烂的、生病的东西感到一种更强烈的吸引力;是一种把活的东西变为死的东西的激情;是为破坏而破坏、为毁灭而毁灭的行为;其兴趣完全在一切纯粹机械性的东西上。它是一种“把活的组织撕碎”的激情。


在接触到一种新的、关于事物的定义时,我会对其进行联想,找寻合适的、熟悉的例子,以期通过这个熟悉的例子,来对陌生的定义加以进一步理解,其过程就类似于一种名为“找相同”的游戏。而在这一过程中,定义本身似乎渐渐变得不重要起来,原先作为理解助力的例子,这时候反而变成了一个新的理解对象:借由例子认知定义,再借由定义认知例子。在反推的过程中,两者的不同之处愈加凸显,这无疑是令人感到挫败的。


“恋尸症(necrophilia)”——对尸体的爱恋——一般来说指两种现象:(1)有性欲的恋尸症:男人对女性尸体有性交或其他性接触的欲望;(2)无性欲的恋尸症:想去抚弄、接近和凝视尸体,尤其是想肢解尸体。以吉良吉影和冴木空男为例的话,吉良吉影是有性欲的恋尸症,他接触女性尸块的最大动机就是为了纾解欲望;而冴木空男更为接近后者,他对女性躯干的索取更多地是出于精神依恋的需求。


那么来谈谈吉良吉影。


恋尸症的谋杀者,真正的目的并不是牺牲者的死(虽然死是一个必要的条件),而是肢解。肢解尸体的欲望是恋尸症常见的性格特征。书中举例,作者亲眼,或是在他指导的实验中,有几个人他们先画出裸体女人像,然后把她的胳膊、腿、头等等切断,拿着这些肢解的图片来玩,这种玩,事实上是在满足强烈的肢解欲望,只不过表现的方式安全无害而已。那么,在JOJO漫画的第46卷卷尾处,有这么一张图,吉良吉影带着略微恍惚的神情(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吐露自己的心声。至于他在之后的岁月中有没有重复这种行为,漫画并没有给出更多的细节,所以不得而知。





就个人的经验来说,在杂志上某些模特也是非常美丽和可爱的,有时候是整体,有时候只是某一部分,倘或把某一可爱的部分剪下来的时候,我很快就会变得兴味索然了,因为它发生了形变,只有它在整体中的时候才是美的、可爱的、突出的;脱离了整体,它就走样了,变得异质而轻微地令人不快。


然后,书中介绍了几种恋尸者的梦境,而这些梦中的主要意象为:排泄物、死亡的象征(如沙漠、坟墓、骷髅等)、单调和机械化的行为或物件。至于吉良吉影做过什么样的梦,你我无从得知,但书中的一个例子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新的想法:



做梦的人是一个极端自恋的人,跟任何人都没有连系,而且也不需要任何人。他这个梦显示了他纯粹的毁灭性:“我做了一个伟大的发明,‘超级毁灭器’。那是一个机器,有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按钮,只要一按,一个钟头之内,可以毁灭北美所有的生命;两个钟头之内,可以毁灭全世界所有的生命。只有我知道一种化学物质的构成公式,可以保护我。在下一幕,我按了按钮,我再也看不到生命,只有我一个,我觉得快乐极了。”



而对于机械行为的喜爱漫画中表现得很多了,比如他的生活作息(卷37);对康一下杀手之前,发现他的袜子穿反了,主动帮他穿好,再套上鞋子(卷39)。


临床资料告诉我们,恋尸症者对于恶臭的气味有特殊的喜好,其表现方式有两种:(1)坦白地表示喜欢臭味,他们喜欢排泄物或腐败东西的气味,会常去臭味很重的厕所;(2)这是比较常见的情形——压抑对臭味的喜好,结果形成了反向的行为,想把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臭味除掉。无论以哪一种形式,恋尸症者都与臭味有关。而他们对于臭味的迷惑,往往在他们脸上造成一种“闻臭者的表情”:许多恋尸症者,使人觉得他们好像一直在闻着臭味似的(稍微让我想起《哈利波特》中罗恩嘲笑德拉科,说他妈妈的鼻子底下仿佛总有大便似的,以至于她总是那副表情。当然,这一联想并不是暗指纳西莎是个恋尸症者,但我相信J.K.罗琳在她的日常生活中绝对见过拥有那种表情的人)。关于“闻臭者的表情”,我觉得恋尸症者或多或少都对臭味着迷,毕竟特殊的气味在恋尸行为中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在进行社会生活的时候,他们会担心特殊的气味会影响其他人对他们的看法,所以他们对自己是否有气味非常敏感。以及,恋尸症者不一定都有这种表情,但有这种表情的,很可能是恋尸症者。


从漫画里看,吉良吉影是非常嫌恶臭味的,在察觉到尸块开始有异味的时候,他会很快抛弃尸块而去寻找新鲜的替代品。其实我蛮好奇他是怎样做到尸体保鲜的,TV里出现的断肢都是还在滴血的,不过很快那玩意就会腐败吧,我很好奇他那样亵玩尸体,居然没有得上什么疾病,毕竟是腐败的东西,细菌想必很多吧。


15年杀了48个人,平均起来一年3.2人,指甲长得比较长的年份杀的人也应该稍微多一点,如果说出去1999杀掉的3个人之外,高峰期的6年里平均一年是7.5人。就吉良吉影的替身能力来说,其实他已经相当节制了吧……毕竟他只肯在杜王町“狩猎”,即使暴露了也完全不想离开这里,相当地恋家,该说不愧是猫呢。






恋尸症者面部表情的另一个特征是不会笑,他的笑都是假笑,没有一般笑容中开朗的、欢悦的成分。事实上,恋尸症者不仅缺乏“自由”笑出来的能力,而且他的面部是缺乏表情的、无动于衷的。看电视的时候,我们会注意到这种情形:一个人在说话,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只有在开始和结束的时候,他狞笑一下,因为按照惯例,这时候应该笑。这种人不能一边说话一边笑,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只能投到一方,不是只注意说话,就是只注意笑。


大部分的恋尸症者都是死气沉沉的,甚至连他们的皮肤都透着干黄的死色,但是,这也是让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点,吉良吉影从事的是销售行业,在百货公司里工作,每天要和各种各样人打交道,虽然下了班之后他几乎是拒绝任何形式的社交活动,但他从来不会令人不快,只是缺乏热情、存在感细薄。我觉得吉良还是一个相当神奇的存在,他的表现并不典型,但他的实际行为却是个典型的恋尸症者,这种矛盾让人既失望又兴奋。


当然,说到底,这只是一个“找相同”的游戏,并不用特别当真。我觉得每个人身上或许或多或少都有恋尸倾向,正如我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爱生倾向一样。像吉良吉影这种人,很难说破坏倾向是一种本能,它更像是一种性格,这种破坏和残忍是人类所特有的,是一种除了满足凶残欲望之外别无意义又毫无目的的行为,区别于动物的那种因为演化需求或是生存适应而产生的“残忍”。有时候很难说清楚,人做出一件事到底是出于他身上的人性之恶,还是动物性之恶。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