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W

JOJO,FUJIFILM,漫画,猫,容易饿,摸鱼,抽烟喝酒烫头。
天刀,OW,WOW(A)剑三(A)
老累。早稻。中村明日美子。
椎名林檎
静岡伊東

我为什么反对教育孩子以牙还牙

可怕

春天屋顶上的霜:

孩子爹有次问我,你觉得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不假思索地说快乐呀。他摇摇头说错了,是家教。

今天遭遇了一把熊孩子,更觉得孩子爹说得有道理了。家教,真的很重要。

上午带着我家宝宝跟朋友一起玩儿,朋友带着她的朋友跟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还有宝宝幼儿园的小朋友大橙子,大橙子没大人跟着,这样一共六个人。

朋友的朋友的儿子叫小宇,三个孩子小宇最大,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正是猫嫌狗憎的年纪。剩下两个小孩子我家宝宝跟大橙子都在幼儿园,性格都比较内向。但是因为之前见过小宇一次,也算认识了。

我们刚上车,就听小宇说我家宝宝你适合演小丑,他妈妈问为什么呀?小宇说他长了一副倒霉相呗。他妈妈立马说你这孩子看动画片看走火入魔了,怎么能这么说小弟弟呢?听他妈妈这么说,我也笑着说虽然小弟弟听不懂,但这真不是个好词儿,以后就别说啦。

虽说当时觉得心里不大舒服,但是感觉这妈妈也算管教孩子的,再说,毕竟是小孩子,口无遮拦也是常事,于是我们也就继续玩儿了。

没想到午饭时间,朋友去买饭了,小宇突然说大橙子就是个傻橙子,我家宝宝虽然年纪小,别人说他自己倒是没反应,但是事关他的朋友大橙子反而很上心。就听我家宝宝说大哥哥你怎么能说大橙子是傻橙子呢?我闻言转过头来看着这几个小孩子。

就听小宇说,大橙子也不说话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傻是什么?我看了他妈妈一眼,他妈妈果然又温言温语地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显然小宇并不觉得自己这么说不妥,嘟囔着本来就是呀。

大橙子性格内向,平时不大爱说话,此时也是小脸儿通红,我忍不住说小宇你这么说小妹妹她得多伤心呀,别人这么说你你愿意吗?小宇不搭理。恰好朋友回来说小宇你别得瑟,这个阿姨可是当老师的。小宇翻个白眼,说那又怎么了。我自然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也从心底觉得没必要拿职业说事儿。

我只是看着小宇妈妈的反应,只见她妈妈颦蹙着眉头对我说哎呀,真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孩子,愁死人了。我说别说你了,我这当了十年老师的,教自己的孩子也是两眼发黑呢。小宇飞快地冲着妈妈嚷嚷,不是你们教育我的别人打我必须还手,要以牙还牙吗,怎么又说你不会教育了呢?

小宇妈妈尴尬地冲我笑了笑,大概感受到了我的惊讶,说你觉得是让孩子告诉老师好呢,还是让孩子还手对呢?

我说说实话,暴力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在我看来,你选了最差的一种方法来教给孩子去解决问题。孩子可以躲开,可以去告诉老师,可以跟家长求助,可以联合其他小朋友抵制,甚至可以想办法威慑打他的小朋友,但是以牙还牙只会把自己的孩子拖到暴力里去。

小宇妈妈不赞同地说你这是逃避问题,孩子之间的问题必须让孩子自己去解决。接着又像是解释一般给我来了一句,孩子的问题都是家长的问题。

我笑笑没说话,倒是小宇激动了起来,扯着嗓子冲我们来了一句,你们的意思是我有问题,别人说我我还不能还手了?脸红脖子粗的神气。

我压抑了又压抑,实在忍不住,说小宇,如果被说就要还手的话,那你今天那么说弟弟妹妹,他们是可以打你的了?

只见小宇一拳头打在了桌子上,轰地一声,周围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个孩子,他恶狠狠地看着我,你再说一句?

我看了他妈妈一眼,他妈妈没放声。我心平气和地说小宇阿姨哪句话说错了吗?只见小宇呼哧呼哧地看着我,一副想杀人的神气,又往桌子上来了一拳,凑近了威胁我,你再敢说一句我就要还手了。

我又看了看小宇妈妈,她还没动弹,我终于忍不住火儿了,我说小宇你觉得拳头能解决一切问题,能堵住别人的嘴巴吗?

小宇脸红脖子粗,从背包里拿出了棍子,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用棍子揍你。我相信他真的能揍我。

旁边桌子的人都在看我们,而我看了看小宇的妈妈,人家总算软软地说了句小宇你这样不对,然后跟我说,小宇不喜欢别人说他就是吓唬吓唬你。

呵呵,开什么玩笑,你家孩子不喜欢被说,我们的孩子就该被人说倒霉相大傻子了吗?我拉着宝宝跟大橙子说,咱们走。

朋友追过来说这是怎么了呀,给我个面子啊,扯着我说赶紧回去呀。小宇妈妈见状过来说看你怎么跟孩子生气呢?

我冲她冷笑,跟孩子生气?还真不是,我跟你生气你不知道吗?

她说我的孩子我自己回家会教育的,在外面给他留着面子呢。再说虽然他在家不听话,可是他在学校特别听老师的话。

那你就自己回家好好教育吧。实在懒得白费口舌了,我拉着孩子就走了。

当我们只会告诉孩子暴力可以解决问题并且鼓励孩子自己去解决的时候,等于告诉孩子大人无能为力,你只能用暴力去解决。那么孩子只会用这一种方法去解决所有的问题,这种方法会害了没判断力的小孩子。

这就是我为什么反对教育孩子以牙还牙的原因

评论

热度(21)

  1. KOW春天屋顶上的霜 转载了此文字
    可怕
  2. zhiyoujiguang春天屋顶上的霜 转载了此文字